中国电子技术网

设为首页 网站地图 加入收藏

 
 

命途多舛:绿能宝给企业带来哪些教训?

关键词:绿能宝 太阳能 光伏发电

时间:2017-07-13 13:28:55      来源:能源圈

哲人说,人不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是,光伏行业明星人物彭小峰极有可能再一次面临同样的境地:他创办的光伏企业江西赛维已经破产重组,现在,他创办的绿能宝,也正挣扎在倒下的边缘。

哲人说,人不能第二次踏入同一条河流。但是,光伏行业明星人物彭小峰极有可能再一次面临同样的境地:他创办的光伏企业江西赛维已经破产重组,现在,他创办的绿能宝,也正挣扎在倒下的边缘。

7月7日,美股上市公司阳光动力(股票代码:SPI)接受了纳斯达克的摘牌决议。SPI的核心业务,是绿能宝——主营光伏电站融资租赁的互联网金融平台。

在江西赛维败倒江湖后,2015年,彭小峰成立了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公司。然而,创立未久的绿能宝已经无法向纳斯达克交易所提交2016财年年度报告。绿能宝股价周五(2017年7月7日)收盘重挫13.6%,收于0.578美元/股。

押宝互联网金融,样子跟互联网公司差不多

在能源行业,彭小峰的绿能宝算是第一个吃螃蟹的公司。

打开绿能宝官网,公司简介上写道: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是全球性的绿色能源解决方案提供商,面向市场提供综合化太阳能投资与应用服务。帮助个人和机构投资者购买创新的太阳能投资产品及其关联产品。

在绿能宝内部,虽然绿能宝是一个太阳能领域融资租赁的投融资平台,但是他们自己定义绿能宝并不是一家能源公司,而是一家互联网金融公司,只是载体是光伏电站。

2015年,中国光伏行业在度过欧美双反寒冬后,国内市场爆发。深度熟悉光伏行业的彭小峰清醒地知道,光伏是一个投资大、各个环节都需要资金的行业。能为光伏项目融到资金,确实是戳到了项目需求的痛点。

看绿能宝的产品设计,也能体现出彭小峰的这点心得——

绿能宝绿色金融平台,作为绿色能源领域领先的创新投融资平台,为绿色能源全产业链提供金融服务,目前推出的产品已能满足包括供应链融资(金桔系列)、建设期融资(美桔系列)、项目融资(美橙系列)及建后转让融资(美柚系列)等各阶段的融资需求。

绿能宝创办之时,正是中国互联网金融蓬勃发展之日。各种“宝”大家耳熟能详,都在以较高收益率吸引着中国人口袋里的资金。但是,期间也曝出融资平台投资不当、投资人受损的新闻。

为了吸引投资人,绿能宝清晰地指出了投资人的收益稳定且有实物保障——

绿能宝称:从融资租赁商业模式上来说,绿能宝平台的投资人是租赁物(光伏电板)的所有者,具有‘实物’保障;而投资人资金真实购买电板,并且用于建设在发改委备案的光伏电站,租金收益的来源非常稳定。

绿能宝也像一个互联网公司那样,从一开始就高调入市——

标榜国际化:SPI绿能宝能源互联网股份公司的全球运营总部位于上海,并在日本、欧洲、北美、澳大利亚等多地开设办公机构。

请名人代言:著名钢琴家郎朗是其代言人;

宣称被投资人看好:据说,绿能宝吸引了恒大集团许家印、巨人投资史玉柱等商界大佬投资;

广告轰炸:在北京地铁站内,都能看到绿能宝的巨幅广告。此外,绿能宝还在广州、南京、无锡等地开始发展绿能宝体验店。

资金危机:逾期未兑付金额约2.2亿元

但是,绿能宝的好景,不过两年。

2017年4月17日,绿能宝发布公告称,因光伏补贴延迟等原因,致使投资人于2017年4月10日及以后(最长180日)出现提现逾期。绿能宝承诺:提现逾期最长将在180日内按照T+30日通过平台向投资人进行兑付;同时将进行相应补偿。

舆论哗然,投资人哗然。

出现兑付危机的绿能宝,立刻遭到了“抛弃”。2015年,在绿能宝峰会现场,许家印、史玉柱等著名人物都发来祝福视频,绿能宝官网和微博宣对外宣传,他们是绿能宝股东。

在投资者越来越浓重的焦虑情绪中,史玉柱在5月8日和5月16日通过两条微博回应为绿能宝“站台”事件,称与绿能宝母公司SPI的唯一关系是认购了其可转换债券,后转换成了普通债券,因而自己不是股东,同样是“债主”。

绿能宝究竟欠了多少投资人多少钱?

5月9日,绿能宝官网发布公告称,平台逾期总金额超过2.22亿元,涉及线上投资人数5746人,并表示将会公示每周的工作进度。但截止到6月20日,绿能宝共兑付206个人327万,兑付仅完成约1.5%。按这样的兑付进度,要想完全解决依旧很长一段时间。

2.22亿,在今日资本市场中绝对不是一个大数字。绿能宝为什么不能像易到用车、ofo或者摩拜单车那样,随便就可以轻松融资几轮,而且估值高达数十亿人民币?

答案很简单:资本市场不看好彭小峰为绿能宝设计的商业模式。

多名投资人对此都不相信:绿能宝从2015年就开始宣传其股东身份,史玉柱两年都没回应过,直至现在才出来澄清。

自融嫌疑与“跑路”

如今,兑付危机并未好转,绿能宝多个地方的分公司也人去楼空,员工被公司欠薪多达数月。目前,苏州警方开始调查绿能宝但尚未立案。6月7日下午,绿能宝北京分公司也被媒体发现“工位上没人”。

除了资金兑付问题,绿能宝还存在变相自融的嫌疑。

据零壹融资租赁研究中心的投资测评与数据统计显示,绿能宝存在大量关联交易。截至2016年1月底,绿能宝平台共上线542个项目(不含2笔信息不明的项目),成交金额约为9.45亿元。其中承租人为绿能宝关联公司的项目有408个,成交金额达4.66亿元,约占总成交笔数的75%,约占总成交金额的50%。所有项目共涉及43个承租人(其中包含1名自然人),其中有19个承租人为绿能宝的关联公司。

更为严重的是,处理逾期事件的负责人据称“跑路”了。

毛毅峰是SPI集团下派管理此次逾期事件的负责人。他在公告中透露,绿能宝目前被拖欠的应收账款总额超过6亿元,其中大多是电站项目租金。

6月2日,绿能宝逾期项目负责人毛毅峰表态:“绿能宝决不跑路,请大家相信和支持。每周保证兑付不低于1次,按此进度快则5至6年,慢则30年,有望完成全部兑付!”

6月6日,毛毅峰再度表态,最慢也会在30年内完成全部兑付。

6月14日晚间,毛毅峰向绿能宝提出辞职。辞职信提到,自任命为绿能宝逾期事件的负责人后,他曾多次尝试处理,而自己2016年后半段被集团以绩效名义扣去20%工资未补发,已被欠薪三个月。

消息一出,维权群炸开了锅:兑付计划恐怕要泡汤了。6月10日绿能宝官网上发布的还款进程,被指为“缓兵之计”。

绿能宝说:“有人欠我钱”

绿能宝欠史玉柱的钱,绿能宝欠投资人的钱,谁又欠绿能宝的钱?

5月9日,绿能宝在官网公布了它的“杨白劳”名单,并宣称通过法律手段追讨EPC(工程设计、采购、施工总承包)及线下项目欠款,预计总额3.9亿元。此外,线上平台承租人逾期未支付的正常租金、正常售后回租的到期及逾期项目,合计金额3085万元。两项合计,总额4.3亿元。

 

按金额排名,欠钱最多的两家是中卫恒基伟业光伏电力有限公司持有的恒基伟业中卫二期30MW项目,应收账款2.36亿;阿拉善盟智伟光伏发电有限公司持有的30MWp光伏发电项目。

先锋何以变先烈?

彭小峰二次创业,如今绿能宝黯然失色,其中原因值得反思——

一,赶在了风口末期。

绿能宝做互联网金融,在大的概念上赶在了风口上,但是,2015年将近尾声的时候,互联网金融危机集中爆发,以易租宝为代表的负面案件为这个所谓风口行业泼了冷水,并且这冷水不是一瓢,而是一盆。

在风口上,猪都可以飞起来;但在风势已经减弱的情况下,飞起来的猪,多半会掉下来摔死。

彭小峰可能无法预知风何时减弱,甚至消失殆尽。但这并不是使绿能宝走到今日的唯一原因。

二、有模式无钱赚,还有政策风险

光伏行业是一个需要资金量大、投资回报周期长、收益率低的行业。在光伏产业链中,处于下游的电站,是利润率最为微薄的环节之一,而这正是绿能宝平台资金的主要投向。

据中国光伏行业协会报告,光伏电站的收益取决于初始投资、运营成本、发电量、上网电价,而上网电价中大部分为国家补贴。在补贴不拖欠的情况下,项目全投资收益率为8%。

8%只是补贴不被拖欠情况下的理想收益率。事实上,在2015年1月绿能宝推出后,国家补贴就一直存在巨额缺口。2015年可再生能源补贴资金缺口再创新高,累计约300亿元,较往年仍在增加。

在光伏补贴存在巨额缺口时,收益本就不高的光伏电站势必拖累绿能宝的资金流。

彭小峰浸淫光伏行业时间较长,对此,不应不知。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也是彭小峰个性中应有之义。不过,这样的性格在不正确的时间被放大,苦的,就是投资人。

三、光伏行业并不为公众广泛认知

互联网金融,说穿了是集腋成裘,吸引的是公众小额资金,不断做大做强。

公众要对投资的对象有所认知,才能评估风险,勇于掏钱投入。

然而,在中国百姓当中,能有多少人知道、了解光伏电站,虽然没有具体调查数据,但是,可以主观臆断这一数字绝不会高。

没有群众基础,绿能宝也就无法不断吸引资金,其投资也就受到限制。从这一角度而言,即便绿能宝不出现兑付危机,其在相当一段时间内,其发展速度、规模,也会大大受限。

绿能宝在能源行业的互联网金融方面探索了两年半时间,其兴也勃焉,其“亡”也忽焉。期间教训,值得再三琢磨,并以为鉴。

  • 分享到:

 

猜你喜欢

  • 主 题:ADI基于ADPD188BI的烟雾探测器集成解决方案
  • 时 间:2020年08月12日
  • 公 司:Arrow&ADI

  • 主 题:蓝牙网状网络带来住宅和商业照明全新体验提升
  • 时 间:2020年08月19日
  • 公 司:Silicon Labs

  • 主 题:安森美半导体智能音箱方案
  • 时 间:2020年08月21日
  • 公 司:安森美